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0835-5103909
客服组:
在线客服
QQ:
服务时间:
9:00 - 18:00

邮箱:shxzgsyx@163.com 电话:0835-5103909 地址:四川省石棉县回隆乡竹马工业园区

版权所有:四环锌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  蜀ICP备14014923号-1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成都

  • b02
  • b01
>
>
囤铜成民企融资工具

资讯详情

囤铜成民企融资工具

浏览量

  面对越来越严苛的信贷政策,民营企业的资金困局愈发严重。中小企业开始寻找各种途径解决眼前的资金问题。对于杭州的地产商陈易军(化名),存放在外高桥的铜,成了他远在上海的救命稻草。

  囤铜成民企融资工具

  “不只我一个买铜,在浙江,很多人都买。”

  2009年,陈的生意顺风顺水,当时的他没有想过要做大宗商品,更没想过要买铜。“但是我知道,已经有很多人在做。主要是五金厂,他们甚至贷款买,当 时贷款太容易了。”这一年,国际铜价一路飙升,江浙一带,有大量资本加入到炒铜行列,甚至一度出现百亿资本炒铜的盛况。但当时的陈根本没有想过要买铜,因 为他觉得没有必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。

  去年,陈开始觉得生意难做。

  “前几年,我根本就不担心资金问题,经常都有银行的人请我吃饭。现在都是我们请银行吃饭。”陈有点开玩笑地说,“各种招都用上了,还是不好贷。银行的人说,他们也没办法。”

  屡次上调准备金率使他需要间接付出巨大的借贷成本,而一轮又一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又使资金面出现问题。这让陈很着急,直到去年年底,有人告诉他,可以通过购买进口金属铜的方式去银行做抵押贷款。

  根据国内相关规定,进口企业提交银行金属市价总额20%的保证金,就能获得60~90天,最长甚至可以达到150天的短期融资。这需要利用一种叫做“信用证”的结算工具。这对处于货币紧缩政策和地产调控夹击下的陈来说,无疑是个好消息。

  陈很快联系到一家外贸公司。

  通过外贸公司,与一家澳大利亚的精铜厂商交易。他首先向当地银行提交信用证申请,接着这家澳大利亚厂商向银行提供交易凭证,银行根据凭证确认之后,陈 向银行支付了400万美元的保证金,剩下的80%由银行垫付。进口来的铜直接囤放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。通过信用证担保,陈从银行得到了2000万美元的短 期抵押贷款。外高桥保税区是设有隔离设施的实行特殊管理的经济区域,货物可以在保税区与境外之间自由出入,免征关税和进口环节税,免验许可证件,免予常规 的海关监管手续。

  对于陈来说,这些棕红色的沉重的贱金属,成了绕过愈发严苛的信贷限制的金融工具。“这些铜不需要动,抵押给银行。三五个月之后再拿回来,亏不了。”当 时的铜价一路上行,陈觉得,这是一笔一举两得的生意。公司资金面的问题能暂时缓一缓,如果铜价继续上涨,3个月还贷之后,囤铜还能再挣一笔。

  数据显示,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上海保税库存铜已从30万至40万吨增至60万吨左右。这些新增的库存,几乎全部来自企业出于融资需求的囤铜行为。 这中间有正常产业链条上的相关企业,也有越来越多的陈这样本来毫无关系的其他企业,除了地产业之外,成衣制造、制鞋、小商品加工等行业的民企也开始加入囤 铜融资的行列。

  铜价动荡加剧不确定性

  就在购买精铜囤放置于各大港口时,国际铜价却偏偏在连续上涨了两年之后开始下跌,这对于陈易军们来说,无疑是个坏消息。

  今年2月,铜价曾飙升至每吨10190美元的历史高位。与此同时,此前精铜价格的连续攀高也导致中国国内废铜储量的急剧增长。“这是因为废铜的定价方 式与精铜价格存在很大关联性。”渣打大宗商品分析师朱慧称,“国际市场的废铜价格几乎完全与精铜价格同步。因此与保税库大量铜库存形成对比的是很多炼铜企 业把库存压得非常低,多数只有一个月的库存。再高一点,资金就无法周转。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,国有冶炼企业相对好一些,中小企业面临的资金压力非常大。”

  截止到4月12日,国际铜价已经回落到每吨9855美元。根据渣打银行提供的数据,3月份,国内金属铜交易量约为30万吨,同比下降33%。3月份是季节性成品铜的需求旺季,但从数据看,铜价出现下跌的同时,交易量也较去年同期出现了严重下滑。

  “相比去年,出现这么大的降幅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。渣打预估今年3月份的交易量比起去年应该会有所下调。但33%这个量确实比较偏大。”朱慧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而记者从伦敦铜交所得到的信息则显示,整个3月份,几乎没有中国炒家的买卖记录。

  事实上,这与政府进一步提高准备金率和加息动作有关。

  “对政策进一步紧缩的预期影响国内铜现货市场。”卓创咨询有色金属分析师杜秀芝表示,“许多出于投资考虑的外贸企业都在考虑放货。这主要是出于对铜价短期内下跌的预期。除了政策面,供需层面反差也是比较重要的影响,目前来看,国内的铜存量已经严重过剩。”

  尽管最近的铜价波动让陈易军目前看来亏了100多万元,但陈自己似乎并不十分在意。贷款后所获得的商业盈利仍然完全可以抵消铜价下跌带来的损失。“除非铜价短期内下跌到一年甚至两年前的水平。”陈说。他觉得这不太可能。

  眼前更重要的是资金怎么接上。他正在考虑,5月份还贷之后,直接把这批货卖到海外,而且如果企业再出现资金困难,将继续买铜从银行贷款。“从目前的形势看,政策还会继续收紧。”

  但或许,3月31日外管局发布的一份新规定会让陈易军们失望。

  该文件全称叫做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外汇业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。通知内容包括,“加强转口贸易外汇管理,并下调企业货物贸易项下预收货款和90天以上延期付款项下可收(付)汇额度的基础比例,同时调减存放同业、拆放同业规模较大银行的短期外债余额指标。”

  这也就意味着,无论是与有色金属有关的民营企业还是陈这样的地产商,通过这种方式进行短期融资将变得更加困难。

资讯分类